首页 > 协会活动 >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协会活动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时间:2019-02-14 23:59作者:admin打印字号:

  原标题: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作为二手闲置物品交易平台,“闲鱼”、“转转”已经打出了名号。原因很简单,大家想要扔掉处理的旧东西实在太多了!

  邦哥今天要讲的,是一个旧衣物回收公司。公司创始人名叫马云,一名90后创业者。没错,和我们的爸爸同名,但他自称比马云颜值高。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公司名称叫做“飞蚂蚁”。目前已经覆盖了全国大概30多个城市,平台的用户超过80万,年回收的旧衣物超过100吨。

  3月10日,马云在一席进行演讲,回顾了自己创业屡次受挫的全过程,包括烧光投资人10万块钱,对方觉得事情不靠谱,赚不到钱,决定退出的事情。

  在中国,目前旧衣物的综合利用率不到10%。但在国外,出售二手服装的商店就非常流行,也很普遍。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其实最开始我们是找了一个投资人投了10万块钱来做这件事。但是经过我们四个多月不断地摸索不同的回收方式,10万块钱很快就用光了。后来投资人感觉这个项目也不太靠谱,产生不了收益,就退出了。

  我们四个人又向周围人借了一部分钱,继续坚持做了两个月,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出路。于是在2015年7月份的时候,“飞蚂蚁”最初的团队就解散了。

  团队解散之后,我也比较愧疚,因为是我拉大家进来一起做这件事情,但没有做成功。不过我也一直不甘心,于是我又向朋友借了一部分钱,继续一个人做这件事情,想看看我一个人还能坚持多久。

  从演讲全文来看,物流确实一直是“飞蚂蚁”面对的最大问题。马云不断尝试,却不断失败,直到拉来了一个大学师弟,一切都不一样了……

  第一种尝试:去小区收,四个人从早晨七点一直站到晚上的七八点钟,收回来了大概一两百公斤的旧衣物,结果是入不敷出;

  第三种尝试:采用了“自建物流”的方式去收,结果也根本没办法平衡掉整个仓储物流以及后期要做公益的费用;

  第四种尝试:用快递这种方式去收旧衣服。收了一段时间之后,因为调度和打包问题,合作的快递公司也不太愿意合作了。

  第五种尝试:说服一位有物流经验的师弟加入飞蚂蚁。加入之后果然效果就不一样了。

  三、最好的公益应该是去设计一套商业模式,让各方都受益,使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邦哥搜索百度或知乎,关于“飞蚂蚁”究竟“是不是盈利机构,会不会借大家爱心赚钱”的质疑一直都有。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纯公益的事情肯定走不长远;如果大家认为我们不是捐了衣服而是帮助我们处理了家里衣服,或许很多东西就能够想通,或许就不纠结是不是被欺骗。营销的时候尽量不要放大公益部分,会给用户造成很多误解。

  我们也希望居民能够理解有一部分旧衣物是用于出口的,因为这是飞蚂蚁目前唯一能够产生收益的部分。我也觉得回收企业有必要、有义务告知居民这些旧衣物的真正去向。

  其实从一开始飞蚂蚁成立之初,我就没想着以纯公益的角度去解决中国旧衣服的问题,因为从纯公益的角度是根本没办法解决的。我前段时间在一本书上看到一句话,说这个时代最好的公益应该是去设计一套商业模式,让各方都受益,使更多的人参与其中。这样才是比较好的公益,是可持续的公益。

  前面我说到中国目前废旧纺织品的综合利用率不到10%,我想如果通过我们飞蚂蚁的努力,让10%这个数字提高到20%、30%,那么对于我们这些刚毕业不久的“90后”来说,也算是做了一件很牛很牛的事。

  以下是马云演讲全文:(来自“一席”微信公众号,ID:yixiclub,已获对方授权)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马云。对,和大家耳熟能详的那个马云是一样的名字。不过自我感觉在颜值上要略胜一筹。

  我最早开始关注旧衣物是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当时发现周围很多同学毕业之后旧衣物不会带走,就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当时我就在想,这些旧衣物是不是有人需要呢?是不是可以把它们捐赠到贫困山区?于是我就上网找类似的信息。我在网上找了很多这种捐赠地址,发现很多都已经失效了,根本联系不到。有两个联系到的,我电话打过去之后,他们说需要的是小学初中孩子的冬天的衣服,并不太需要大孩子、成年人的衣服。

  我当时就开始留意这件事情,通过越来越深入的了解之后,我发现旧衣物其实是一种可循环再利用的资源,但是在我国,目前旧衣物的综合利用率不到10%。

  我想大多数人提到旧衣物这件事情,第一个想法肯定也和我当初是一样的:旧衣物可以捐赠到贫困山区。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但如果在座的各位有往山区捐过衣服,就会发现,其实往山区捐衣服的运费也是蛮高的。因为山区一般都比较偏远,有些地方甚至快递都到不了,只能用邮政,每公斤的运费基本都会超过15块钱。并且旧衣物的清洗消毒也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这些原因就阻碍了居民个人往山区去捐赠旧衣物。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把旧衣物捐给公益组织呢?结果我发现现在绝大多数的公益组织都不会接受旧衣物的捐赠。为什么呢?因为公益组织一旦向社会公开收集,一般都能收到大量的旧衣物。但是这些旧衣物后续的仓储、清洗、消毒、物流需要很多的资金,而一般的公益组织是没有处理这样大量旧衣物的能力的。

  所以很多公益组织就会选择向社会公开募集捐款,然后用这个捐款买新的衣服直接捐赠到贫困山区。这样公益组织操作起来也简单方便,贫困山区的人民也乐于接受。

  需要旧衣物的贫困山区其实也会面临一些尴尬。有一些人可能为了图省事,把很多并不太适合的旧衣物捐赠到了贫困山区,将内衣内裤一起打包的也是有的。而这些是贫困山区并不太需要的。

  有些贫困山区在网上发布了捐赠地址之后,一般都能收到很多居民寄过来的旧衣物。而可能有些山区早已经不需要旧衣物了,但还是会有人源源不断地寄过去。因为他们在网上发布的这些地址被其他人转载,很难在网上把这些地址删除,所以还是会有居民把旧衣服寄过去,然后很多就会被退回来。

  而有一些特别偏远的山区却很少能收到这些旧衣物的捐赠。我认识一个在新疆和田做扶贫工作的陈同学,他就告诉我,他们那边很少能收到像上海这种沿海发达城市寄过去的旧衣物。因为距离确实也比较远,从上海寄到新疆每公斤旧衣物的运费差不多要超过20块钱。

  那么,居民除了捐赠还有哪些处理旧衣物的渠道呢?首先我们在很多的小区可能会发现这种旧衣回收箱。旧衣回收箱在全国其他城市并不是那么普及。而且这些旧衣回收箱上并没有明确说明旧衣物的真正去向。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另外,我们发现周围收废品的也很少会收旧衣物。收废品的一般都是收废纸板、废塑料瓶、废旧家电,很少有收废旧衣物的。为什么呢?可能大家会发现,我们对待旧衣物的情感和对待废纸板、废塑料瓶、废旧家电的情感有些不一样:毕竟这些旧衣物是曾经在我们身上穿过,陪伴过我们一些时光,当时买来都挺贵的。

  当有一个收废品的站在你面前,说这堆旧衣物两毛钱一公斤时,很多人是没办法接受的,但是他也只能给这么高的价格。

  而且大多数收废品的是不收旧衣物的,因为旧衣物后续的仓储也比较麻烦——如果后续仓储中一旦受潮,上一级回收商就不会要这些旧衣物。

  还有另外一种。我们在一些城市的周围郊区会看到这种慈善超市,这在中国目前也是尴尬的存在。很多居民会选择将旧衣物送到这些慈善超市,但很少很少有居民会到这些慈善超市去购买旧衣物——尽管它们的价格都很便宜,有的只要十几二十块,甚至就几块钱。

  但在国外,像Goodwill这种回收出售二手服装的商店就非常流行,也很普遍,很多城市都有。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目前,我们旧衣物最大的一部分流向是被很多居民扔进垃圾桶里。那它们最终的去向我们是可以想象到的,因为中国目前还没有完善的垃圾分类和再利用的体系。这些扔进垃圾桶里的旧衣物的最终去向,就是进入垃圾场焚烧或者填埋。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2014年大学毕业之后,我先去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了一个多月。因为之前发现了旧衣物的这个问题,那一个月里,我就一直在想,同时也不断地在网上收集一些资料。工作中我认识了一个同事,他也是刚刚大学毕业,和我一样都是有创业热情的人。我跟他讲了旧衣物处理怎么创业的事情,两个人一拍即合,决定就开始做这件事情,成立了“飞蚂蚁”公司。

  当时我们的想法也很理想化。我们那个时候已经知道旧衣物除了去做捐赠,有一部分是可以出口到非洲,还有一部分可以进行环保再生处理。我们当时想着靠出口和环保再生处理产生的收益,可以平衡掉做公益的种种支出。然后两个人同时辞职开始做。后来发现两个人并不太够,就又召集了两个伙伴开始做这件事情。

  那么一开始是怎么去收的呢。我们最早的模式是在小区里以旧衣换物的这种形式去收,通过和小区居委不断地沟通,进入小区。当时我们在一个小区做的时候,采购了一千多块钱的生活用品作为礼品,和居民兑换这些旧衣物。四个人从早晨七点一直在那儿站到晚上的七八点钟。

  最后一天总共收回来了大概一两百公斤的旧衣物。这一两百公斤听着感觉很多,其实也就四五麻袋。而这四五袋衣服,我们能产生的收益也只有三四百块钱。这三四百块钱的收益和我们做这件事情的支出相比,包括仓库的费用、运输的费用以及一千块钱买礼品的费用,其实是入不敷出的。

  发现这种方式行不通之后,我们就选了另外一种方式。我们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招募旧衣物暂存点,最早是在上海开始做的。当时招募的要求是,家中至少要有10平米以上的储存空间,然后有充足的时间去接收居民送过来的旧衣物。

  帖子发出去之后有四十多个申请的,我们综合考虑了一下,选了三十几个。后来发现这些申请作为我们暂存点的,大多数是家庭主妇。

  但是这样以暂存点的形式运营一段时间之后,很多参与的家庭主妇就不太愿意做这件事情了。因为我们把她们的联系方式都公布到了网上,她们一天会收到很多很多电话,送过去的衣服很快就会堆满了。可能她们家里人也不太同意做这件事情。而且当时30多个暂存点,管理起来也比较麻烦,这种方式慢慢也被pass掉了。

  这之后我们采用了“自建物流”的方式去收。当时租了两辆五菱面包车,全上海跑着去收。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但这样就会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在路上。当时每天预约的单有两三百个,但是我们只有两辆车。从早上七点出门,有时候甚至收到夜里十二点,一辆车最多也就能收30家,根本收不过来。

  我们那一个月大概收了不到5吨衣服。综合算了一下,这5吨的衣服当时能给我们带来的收益,根本没办法平衡掉整个仓储物流以及后期要做公益的费用。

  其实最开始我们是找了一个投资人投了10万块钱来做这件事。但是经过我们四个多月不断地摸索不同的回收方式,10万块钱很快就用光了。后来投资人感觉这个项目也不太靠谱,产生不了收益,就退出了。

  我们四个人又向周围人借了一部分钱,继续坚持做了两个月,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出路。于是在2015年7月份的时候,“飞蚂蚁”最初的团队就解散了。

  团队解散之后,我也比较愧疚,因为是我拉大家进来一起做这件事情,但没有做成功。不过我也一直不甘心,于是我又向朋友借了一部分钱,继续一个人做这件事情,想看看我一个人还能坚持多久。

  因为是一个人了嘛,我就想到了用快递这种方式去收旧衣服。我找到了一家合作的快递公司。我们当时对快递公司就两个要求:一个是时效性,另外一个是上门去收的时候服务态度要好。

  这样收了一段时间之后,快递公司也不太愿意跟我们合作了。因为他发现这种方式收起来很麻烦。我们这种回收的模式和普通电商的物流模式有些不一样。普通电商物流是从一个点然后往城市各个地方去发,而我们是从城市各个地方统一地往一个仓库去收。

  这种方式就需要快递公司有一个统一的调度,调度某一个站点某一个快递员去收。这样一来快递公司会比较麻烦,而且快递员上门收的时候也发现居民的旧衣物很多,一般体积也比较大,很多居民家里根本找不到那么大的袋子装旧衣服,需要快递员上门去打包,快递员也嫌麻烦。所以快递公司就不太愿意跟我们合作。

  就这样,我一个人继续坚持做。当时我住在宝山,既负责宣传推广也在后台做客服,对接快递公司派单。我一个人坚持做了两个多月,慢慢地就发现这个问题要想解决,最关键的还是在物流这块儿。

  我就想到了大学时认识的一个师弟,他当时在学校开了一个校园站点,对整个物流的运营模式和所有快递公司的价格体系与服务质量都非常了解。于是我就去学校找到他,跟他讲了一下这件事。他当时正好大四,也面临着找工作。我就说服他加入飞蚂蚁。

  他加入之后果然效果就不一样了,飞蚂蚁的问题得到了很大的改善。2016年初的时候又有新的伙伴加入,新的飞蚂蚁团队就成立了。

  我们运营的模式就是居民在微信平台预约,然后我们安排快递公司的物流人员上门去收。我们会让居民填一下旧衣物的大约重量,快递公司每天也给我们发报表,说明从每个居民家收回来了多少衣服。

  我们发现,有时候从有些居民家中能收回来几百公斤的旧衣物,普通居民家里显然是不可能产生那么多旧衣物的,那这些旧衣服是哪来的呢?后来才知道,这些其实是工厂的库存衣服。

  我们也调查了一下,其实中国现在有大量的服装生产性企业面临着严重的产能过剩。他们生产了大量的衣服,这些衣服可能因为款式老旧等等原因卖不出去,然后就常年堆放在仓库中。

  飞蚂蚁经常会收到这种库存衣服。有一次我发现我们收到了一些库存衣服都有被老鼠啃过的痕迹,一看就是在仓库中堆放了很多年。尽管这些衣服都没有被穿过,但是也显得很陈旧,有些看起来都是十几年前的款式。

  我前段时间看一个新闻,说现在一些快时尚品牌,其实是犯了旧衣物资源浪费的一个原罪,因为他们的衣服款式更新频率很快,然后不断地刺激人们去买新衣服,却不管后续的旧衣服该怎么处理。当然现在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大品牌,像优衣库等都开始关注到这个问题,他们也以自己的门店去回收自产的旧衣物。

  我们在自己的平台上做了一个捐赠地图,会把全国所有需要旧衣物捐赠的贫困山区都更新在这个平台上,同时也会把每个山区的需求都写明。居民进入平台可以找到靠谱的地址,自己把整理好的旧衣物捐赠到贫困山区。也可以预约我们上门去收,运费是由我们来承担的。

  同时,我们会告知居民每一次回收的旧衣物数量,这些旧衣物被有效回收运用后相当于减少了多少碳排放。我们还会给居民发放一些代金券,这些代金券可以在飞蚂蚁的平台上购买一些生活用品。

  我们还做了一个申领旧衣的功能,有需要的人可以在飞蚂蚁的平台上申领旧衣。我们会把这些经过清洗消毒整理好的旧衣物免费寄给有需要的人。

  刚才说到了捐赠,其实捐赠目前在我们旧衣服去向中占的比例大概有10%,还有一部分的旧衣物会出口,主要是流向非洲或者东南亚这些国家。这些国家目前的经济水平都十分落后,有些地方甚至没有自己的纺织业,所以他们的衣服大量依赖于从国外进口旧衣服。

  这些旧衣服在这些地方卖的价格也很便宜,但是即便是这样,在非洲能买得起旧衣服的人都算是生活条件比较好的。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我们也希望居民能够理解有一部分旧衣物是用于出口的,因为这是飞蚂蚁目前唯一能够产生收益的部分,用这部分收益可以平衡掉整个仓储、物流以及做公益的清洗消毒等等费用。如果没有这块的收益,可能现在所有的回收企业都不会去做旧衣物回收。我也觉得回收企业有必要、有义务告知居民这些旧衣物的真正去向。

  就目前来说,出口这块的需求也是在慢慢萎缩的。而捐赠这一部分,目前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贫困山区需要旧衣物,而且以后也会越来越少。

  以上海为例,上海每年就有上百万吨的旧衣服产生,如果这些旧衣服都能够得到回收,有1/10的旧衣物捐赠到全国有需要的贫困山区,那么基本就可以供给全国所有的贫困山区。那么剩下那么多城市那么多旧衣物该怎么处理呢?

  我们慢慢意识到旧衣物处理这个问题,关键还是要看环保再生。做旧衣物环保再生的企业,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经营状况都不怎么好,都是要靠政府的扶持才能做下去的。

  飞蚂蚁是和国内做得最早也是比较专业的一家公司合作,叫华南再生棉纺有限公司。他们从我们收回来的旧衣物中,挑出那些可以进行循环再生的旧衣物,通过分拣、清洗、消毒,然后打碎、再加工,生产成一些再生环保产品。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这些再生环保产品能够生产出来,消化掉这些旧衣物,其实是可以节约大量资源的。如果我国每年产生的旧纺织品全部能够得到有效的回收应用,就可以节约原油2400万吨。

  我们也可以看一下这部分。如果按照一件衣服平均寿命3到4年计算,我国平均每人每年在购置5到10件新衣服的基础上丢弃3到5件旧衣服,那么到2015年,我国累积产生的旧纺织品总量约为1亿吨。

  1亿吨可能不太直观,我再举个例子。北京服装学院的一位教授告诉我:2015年我国全行业生产服装425亿件。假如全球人口按70亿来算,那仅2015年,我国就可以给全球每个人提供6到7件服装。

这位名叫马云的90后1年回收100吨旧衣服做着一件赚钱又有意义的事

  这些再生环保产品目前是主要销往国外,在国内销路并不太好。因为就目前的技术和规模来说,这种再生环保产品的成本比用新的原料要高。但是在国外,居民可能愿意以稍微高一点的价格为再生环保产品而买单。

  后期飞蚂蚁也会上线自己的在线环保商城,让居民能够看到从他们手中收回来的旧衣物生产成了这些再生环保产品。我们后面要会和北京服装学院合作,设计出更多更适合于国内的再生环保产品。

  其实从一开始飞蚂蚁成立之初,我就没想着以纯公益的角度去解决中国旧衣服的问题,因为从纯公益的角度是根本没办法解决的。我前段时间在一本书上看到一句话,说这个时代最好的公益应该是去设计一套商业模式,让各方都受益,使更多的人参与其中。这样才是比较好的公益,是可持续的公益。

  飞蚂蚁通过两年多的努力,已经覆盖了全国大概30多个城市,平台的用户也超过了80万,年回收的旧衣物超过100吨。100吨大家感觉很多,但是就全国每年产生的2600万吨旧纺织品而言,100吨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数字。

  我们之前也遇到一些和飞蚂蚁一样做旧衣回收的团队,但做了一段时间就都不做了,因为他们也发现了做旧衣回收产生的收益是根本没办法平衡掉种种支出的。而飞蚂蚁算是坚持时间最长的,目前来说算是全国旧衣回收平台中最大的一个。

  前面我说到中国目前废旧纺织品的综合利用率不到10%,我想如果通过我们飞蚂蚁的努力,让10%这个数字提高到20%、30%,那么对于我们这些刚毕业不久的“90后”来说,也算是做了一件很牛很牛的事。

上一篇:需要进行试生产的建设项目建设单位应当自建设项目投入试生产之日
下一篇:江西赣州市寻乌公路分局开展寒冬旧衣物捐赠活动